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行业资讯>>自然灾害频发农民惜售 各方疯狂抢购小麦?

自然灾害频发农民惜售 各方疯狂抢购小麦?

来源:  类别:行业资讯  更新时间:2010-07-06  阅读
安徽省阜阳市三塔镇郊十多公里处,一家私人粮库门前人头攒动,装满小麦的机动三轮车排成长龙。 
  这家建成不久的粮库,门前悬挂着格外醒目的“大量高价收购粮食”的横幅,因为收购价比周围高出几分钱,这家粮库吸引了远近的农民和粮食经纪人。 
  粮库老板张文军告诉《财经》记者,他投资近500万元建起该粮库。因为他自己经营着面粉厂,又看好未来收购小麦的利润空间,所以决定以每市斤高出国家粮食储备企业2分钱的价格敞开收购小麦。即使与周边私人收购站点相比,这一收购价也要高出1分钱。这家粮库每天以近200吨的速度收储小麦。 
  与之相隔几公里的王店镇国有粮食储备库,却门前冷清,一上午几乎等不到几个卖粮的。今年王店镇粮库为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下称中储粮)阜阳库代收代储的指标是1.8万吨,但截至6月23日,实际收储量不足1万吨。 
  《财经》记者在安徽调查时发现,由于今年自然灾害频发、小麦价格上涨预期导致农民惜售,一些粮食经纪人也囤积小麦待价而沽,压缩了新麦的上市量。 
  这种上涨预期也加剧了加工和购销企业对粮源的争夺。而今年国家收储机构,又新增了中粮集团(下称中粮)、中国华粮物流集团(下称华粮)两大央企。与此同时,外资企业、民营企业也纷纷加入“抢粮”行列,多元主体竞相争夺麦源,在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见麦就抢”的疯狂场面。 
  小麦价格快速上涨已引起中央有关部委的关注。6月21日至25日,国家粮食局局长聂振邦在安徽、江苏检查粮食收购时提醒,粮食企业要理智分析市场走势,不跟风、不盲从,注意控制经营风险,粮食行政管理部门则要规范多元市场主体收购行为,确保市场稳定有序。 
  国家发改委也决定,从7月开始在小麦、稻谷最低收购价预案执行地区开展粮食最低收购价检查。 
  据了解, 6月底,由发改委经贸司、中粮总部等机构组成的调研队已经下到小麦主产区进行调研,针对小麦市场竞相抬价、争抢粮源、农民惜售等问题,调研组要求在市场价高于国家最低收购价的情形下,中储粮各托市收购企业立即停止收购工作,更不准以贴赔费用等形式变相抬价收购。 
  多方“抢粮” 
  在阜阳市三塔镇,像张文军这样的私人粮食收购点有30多家,国有收储库仅有一家。 
  这些私人粮商有些是看好小麦价格涨势,另一些则是受雇于大型粮食企业,为这些企业代收代储,以赚取收购和存储费用。 
  今年,中粮、华粮首次入围小麦托市收购商,意味着小麦托市收购已呈三足鼎立之势,此前由中储粮独家控制的小麦托市收购体系被打破。 
  “新的收储主体,竞相抢收小麦,一定程度抬高了价格。”国家粮食系统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国有粮食企业成为托市商,不仅可以获得国家补贴,还可以借此争夺小麦粮源。 
  而那些没能挤进托市收购体系的民营企业、面粉加工企业、饲料加工企业、外资企业以及个体粮食经纪人,也纷纷自掏腰包进行收购,更加剧了抢粮的局面。一部分获得为央企代收代储资格的民营企业更是不遗余力地抢收小麦。 
  因此,今年小麦价格从收镰入市之时就一路走高,去年小麦平均价格在1.72元/公斤至1.82元/公斤左右,今年,小麦市场价格一度升至1.98元/公斤。 
  与此同时,受低温天气影响,今年江苏、安徽等地小麦减产幅度超过先前的市场预期,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市场采购主体入市抢粮。 
  同时,国家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每公斤加6分钱,最低收购价连续提升,也一定程度影响到农户对小麦收购后期看涨心理的增强。 
  “与他们(粮食经纪人)的竞争变得激烈多了。”王店镇粮食储备库粮食质检员冯杰介绍说,“小麦产量变少了,而大家又都抢着收,自然价格变高了。”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国有收储机构因为要抢收小麦,采取了高于国家托市收储的价格来收购。“半个月内,王店镇储备粮库的白麦收购价格已经涨了三次。已经接近一些粮食经纪人的0.94元/市斤的价格,这一价格高出国家最低收购价4分钱。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国家粮食局等部门5月25日下发《关于印发2010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的通知》(下称《预案》) ,该《预案》规定2010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为,白小麦(国标三等)每市斤0.90元,红小麦和混合麦每市斤0.86元。 
  根据上述《预案》,获得最低价收购小麦资格的中央和地方国有粮食企业每收购1市斤小麦,可获得2.5分钱的收购费用,另外还可获得每市斤每年3.5分钱的保管费用补贴。安徽省粮食局一位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证实,由于小麦价格提升,有些粮库干脆拿出一部分补贴用以收购,“粮库收购有压力,如果收不到粮食的话,就什么补贴都拿不到了。” 
  抢购小麦不仅出现在本地不同主体之间。安徽省农业发展银行办公室副主任马标对《财经》记者介绍,今年跨地域收购行为比较突出。 
  来自山东、江苏的国有粮食企业因为资金充足,又需要进行储备粮的轮换,也到安徽收购小麦。 
  安徽省濉溪县一家面粉企业的老板告诉《财经》记者,当地有大量来自河南、江苏、浙江的地方粮库在进行收购。因为粮库们能够拿到补贴,在刨去跨省的运输成本之后,依然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国家的小麦收购补贴政策是不公平的,有粮食专营权的粮库肥得流油,而正常经营的企业压力很大。”这位老板说。 
  据悉,针对目前新麦价格走高,河南、山东等地的中储粮系统已经暂停了托市收购。国家粮食局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暂停收储是一种信号作用,有利于稳定收购价格。 
  不过,目前暂停收储的只是中储粮一家,中粮和华粮并未暂停。“河南是小麦收储大省,收储总量约占全国份额的60%-70%。中储粮停止收储对于各地粮价来说就是一个信号,其他央企也应考虑市场价格,不要再盲目收购了。”该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国家粮食部门也发出警示,粮食加工企业等主体要注重收购风险,不要盲目收购,防止价格回落后造成的损失。 
  通胀压力 
  从大蒜、绿豆,到如今价格攀升的小麦,高悬的通胀率陡增了新的压力。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卢锋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胀压力已很明显,其他的农产品价格都涨了,只有小麦和猪肉的价格还比较低。现在小麦价格属于恢复性上涨。” 
  今年1月-5月,稻谷、玉米等主要粮食产品一路上涨,小麦价格相对形成“洼地”,比价关系明显失衡。与去年同期相比,粳米、玉米价格上涨约15%-20%,而小麦价格只上涨了大约10%。这促使市场主体产生小麦仍有较大上涨空间的预期。 
  与往年国家收购价高于市场价不同,今年的最低收购价虽然也有所提高,但市场收购仍然存在一定的利润空间,这是导致今年市场化收购活跃的一部分原因。此外,卢锋认为,小麦价格受国际粮价上涨影响的因素也值得注意。 
  6月中旬,全球小麦市场价格普遍上涨。另外,国际玉米和大豆市场、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纷纷走强,也对小麦价格上涨带来一定影响。 
  联合国粮农组织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6月15日公布的《2010年到2019年粮食展望》报告称,未来十年世界粮价整体呈现上涨趋势。报告说,新兴市场的经济持续发展是导致需求增长、推高粮价的重要因素之一。 
  经合组织负责粮食贸易和市场研究部门的一位官员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预计,到2019年,中国对粮食的消耗增速将两倍于粮食生产的增速,供应短缺将无法避免。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粮食分析师马文峰认为,目前的小麦价格涨幅还是合理的。“受供求关系偏紧,通货膨胀预期的影响,今年不少加工和购销企业都在积极争取粮源,增加库存。” 
  今年夏粮收获数据尚未公布,但《财经》记者自农业部了解到,今年夏粮收割工作已近尾声,预计总产将达12300多万吨,接近去年夏粮12335万吨的产量水平,未能实现增产。业内人士普遍关注,不乐观的粮食产量可能会给CPI带来更大压力。“粮食产量稳定对于CPI的稳定作用不容置疑。”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方华表示。 
  据发改委6月24日公布的监测数据显示,5月全国25个粮食主产省国有、非国有粮食企业的稻谷、小麦、玉米三种粮食加权平均收购价格为99.60元/50公斤,比上月上涨1.94%,比上年同期上涨了11.44%。 
  目前,小麦价格上涨已经影响到下游面粉等加工产品的价格。从事面粉加工十余年的安徽濉溪鲁王制粉有限公司董事长樊纯东告诉《财经》记者,与去年同期相比,企业收购小麦的成本已经上涨了20%。事实上,面粉加工企业也并不愿意太多存储麦子,因为小麦价格的风险会加大,而其储备的成本也会增加。 
  濉溪当地的面粉出厂价已经从每斤1.1元左右上涨到了1.4元左右。樊纯东说,“我们现在有压力,但是消费者会更有压力,大不了高进高出。” 
  实际上,相关部委联合发文部署粮食最低收购价格检查,已可看出其“保持粮食收购市场平稳有序,管理通胀预期,防止市场炒作”的政策用意。

地址:杭州市西湖科技园区西园八路11号  电话:0571-88971438 88989349 88975318 传真:0571-88975318 

版权所有:杭州麦哲仪器有限公司(原杭州大成光电仪器有限公司)  网址:http://www.hzmz17.com/    浙ICP备05060868号 技术支持:中国农业仪器网